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新见碑刻中的文武帝君庙

2018-01-05 09:39
53851515112115731 图一 6781515112115747 图二 42801515112115747 图三 □ 连小刚 近日,应本市高资镇润典石刻艺术馆金之锋馆长的邀请,笔者一行前往该馆实地察看了其收藏的三方残碑。其中两方残碑均为行书,落款、日期均缺失。辨识其文字,发现其内容与清代镇江的文武帝君庙有关。文帝君为主持文运功名的文昌帝君,武帝君即被视为“忠义”化身的“武圣”关羽。另一方残碑为楷书,题额缺失,落款部位亦有残缺,亦不见日期。 第一方残碑题为《新建文武帝君庙碑记》(图一)。碑文载“皇帝御极之六年,诏以文昌帝君主持文运,崇正教,闢邪说,灵蹟冣著。海内崇奉。允宜列入祀典,用光文治”。查阅史籍得知,嘉庆六年(1801)时,嘉庆皇帝曾颁诏曰:“文昌帝君主持文运,福国佑民,崇正教,辟邪说,灵迹最著。海内崇奉,与关圣大帝相同。允宜列入祀典,用光文治。”两段诏书文字比照来看,基本一致,可以确定为同一诏书,进而可确定此碑应镌于嘉庆六年(1801)或稍后。 嘉庆皇帝在即位第6年颁诏全国,令各地崇奉文昌帝君,这与此前发生的一场农民起义有关。嘉庆元年(1796),清朝爆发了川、陕、鄂、豫、甘五省白莲教大起义。嘉庆五年(1800),教军进兵四川的梓潼(今为绵阳市梓潼县),据说“望见祠山旗帜,却退”。后来“潼江寇平”,清军取得川西战役的胜利。梓潼是文昌文化的发源地,当地原有梓潼神信仰,梓潼神在东晋以前是亚子信仰。梓潼当地传说亚子姓张,系蛇精。张亚子仕晋战死而庙存,传说曾显灵保护地方,唐僖宗、宋真宗追封其为“王”。宋代时,梓潼神的影响扩大至四川以外。元代时,道教又把梓潼神附会为文昌帝君,称“玉帝命其掌生死爵禄”,可预知科举仕进。元仁宗延佑三年(1316)加封其为“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”,人们遂以文昌帝君称梓潼神。梓潼神与文昌神功能合一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清廷将白莲教在梓潼退兵一事加以附会,抬出文昌神展开宣传,借以消除民间宗教对统治秩序的威胁。嘉庆帝在京师地安门外明成化年间文昌祠的旧址重建文昌祠,祭祀文昌帝君。嘉庆六年夏祠成,他躬谒行九叩大礼。清朝礼臣则依照关帝庙祀典,定出每年以二月初三文昌帝君诞日为春祭,秋祭选定吉日。嘉庆皇帝下诏将文昌帝君列入祀典,倡导全国崇奉,推动了各地文昌祠庙的设立与祭祀。很明显,镇江府在接到诏令后积极执行,这就是此文武帝君庙的来历。此碑即新庙建成后所立。 文昌神、关帝和观音是明清时期民间的三大信仰。镇江民间对文昌神和关帝的信仰至少在元朝时就有。《至顺镇江志》卷八载:“文昌祠二,即梓潼帝君祠也,其一在报恩观之西庑,泰定二年重修”,“其一在儒学大成殿侧,至治二年教授朱天珍更置。”关帝崇拜则在南宋就已被列入国家祀典。元大德三年(1299),丹徒县尉孙琳在江口坊竖土山之侧鼎建关王庙,是镇江较早出现的祭祀关帝的庙宇。 第二方残碑题为“募建文武帝君合庙疏”(图二)。碑文载“近长江波湍,旱峻隅也。積□□□巍峨周垣,爰相地■乃要■”(□表示缺一字,■表示缺字不详。下同),“相地”表明文武帝君合庙不是在原址重建,而是另行择地建造。《光绪丹徒县志》卷五“庙祠”目下载“文武帝合庙在雩山西麓。乾隆间建,咸丰间毁于寇,同治戊辰王竹溪叔侄重建。”据此似可判断文武帝君合庙于乾隆年间募建,地点在雩山。方志载:“雩山在城东三十里”。雩山位于今京口区谏壁街道月湖街南侧,呈东西走向,北距长江约2.7公里,西距运河约1.7公里。《开沙志》载其位于白沙南面,与汝山、白兔山“夹拱于前”,地势险要,似符合碑文中所载“近长江波湍,旱峻隅也”的地理描述。 两方碑都提到了“白沙”这个地名。第一方碑载“江南镇江府为古南徐也,郡之白沙邨旧有■”,第二方碑载“镇江府之白沙地方,向建文昌、关圣帝君合庙”,明确指出“白沙”此前建有文武帝君合庙。“白沙”可能是史籍中记载的“开沙”,位于镇江东北长江之中,西起焦山东至圌山。《光绪丹徒县志》卷三“顺江洲”条下载:“解为干‘事迹诗钞’《白沙诗》注云:白沙离郡城东北陆程九里,水程九里,计十八里,去丹徒镇、谏壁、孩溪、大港俱隔江十余里不等。又名开沙,以洪荒初辟即有此沙也。”又名“大沙”“长沙”(“计程六十里,横亘三十里”)。称“白沙”是相传隋炀帝临幸江都时,宫人将因舟溺沾水的杭粉晾晒于沙,“雪练数十里而名之也”。可见“白沙”之名始形成于隋朝。南宋《嘉定镇江志》卷三载,唐肃宗乾元三年(760),淮西节度副使刘展叛乱,击败京口官军,刘展“引兵入广陵”,“军于白沙,设疑兵于瓜洲”,后又“自上流济袭下蜀,犯润、昇”;上元二年(761)正月,部分官军“自白沙济西趋下蜀”。刘展驻军于白沙,又在瓜洲设疑兵,而且从白沙可以顺江而上至长江沿岸的下蜀,综合分析来看,此白沙应即长江中的开沙。明代《开沙志》载,古代南方的漕运粮船过江,都是经孟渎出口至开沙东泓的藤料沙,然后南北穿江三十余里,“由大桥东闸游茫倒沙河”以达江都(今扬州市)。漕船入江后,都需从白沙东面的藤料沙过江北上,“往来必由此而渡”。白沙兴盛时,人口稠密,田土广阔,居民达数十余万家。但由于江中沙洲迁变无常,坍涨不一,居民也常辗转迁徙。明代成化、弘治年间因“海苦为灾”,白沙的曹府、马沙两大圩计四万多亩尽崩入江,东面的藤料沙也日渐沦没、沙尾崩坍,幸而到嘉靖时又在白沙东北对江处复涨出顺江洲、南新洲。顺江洲即今丹徒区高桥镇,南新洲即今扬州广陵区头桥镇。《开沙志》中有“文昌书院在文昌桥南”的记载,但无文武帝君庙的记载,不知何故。 明代时白沙对岸的九里街曾建有文武帝君阁。《光绪丹徒县志》卷六“寺观”目下载:“乐寿堂在九里街,万历三年建,堂附帝君阁中,今毁于寇。文武帝君阁一称文昌宫,即乐寿堂处。嘉庆间里人重修,道光中左建寿星殿,设施材局,右又增建大王殿,屋宇甚广。咸丰间并毁于寇。”万历三年建的乐寿堂附于帝君阁中,可知帝君阁应建于万历三年之前,嘉庆年间重修。九里街靠近长江边的石公渡。《光绪丹徒县志》卷四“关津”目下载:“石公渡在定波门外石公山下,去府治九里。旧志渡江至开沙。今开沙坍没,渡江过焦山,北至佛感、益课各洲。土名东马头。其近江水村十九,近山村四,统名焦东。”白沙西端与九里街隔江相对,两处都建有崇奉文武帝君的祠宇,反映了明清时期文昌神与关公信仰在镇江的流传。 第三方残碑碑文中有“庀材于乾隆五十七年,复構帝君书院于雩山之麓,期年告成”一句,表明乾隆五十八年(1793)在雩山下复建完成帝君书院。另有“以上应国家文治光昭之运者,当更有盛于白沙时也”一句,似可推断此帝君书院曾建在白沙,后于雩山重建。据金馆长介绍,这三方残碑是从他人手中收藏而来,据说这三通碑都来自同一地方。如果他所言确信,那么乾隆间的文武帝君合庙、嘉庆年间的文武帝君庙也应建于雩山之麓。 志书载雩山有南朝宋武帝刘裕父母的兴宁陵,南宋时在山顶建有昭惠庙(乌龙王庙)。此次新发现的三方残碑尤其是第三方提到在雩山复建帝君书院,进一步丰富了雩山的人文历史内涵,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。
责任编辑:阿君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