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赏读文征明《金山图》

2017-06-16 09:06
333 □ 沈伯素    文征明所作《金山图》,是金山镇山四宝之一。这一名画,曾多年在金山寺藏经楼的一间侧室展示。为妥善保管,现已另辟展室,以复制品展出。 笔者虽曾多次亲眼目睹这一名画,但当年来去匆匆,过目而已,早已印象不深。鉴于该名画的名气,近年又多次见识于媒体,获得进一步赏读的机会。 《金山图》所以赫赫有名,首先因其作者文征明名声赫赫。文征明号“衡山居士”,诗、文、书、画无一不精,世人称他是“四绝”的全才,在画史上与沈周、唐伯虎、仇英合称“明四家”(“吴门四家”)。在诗文上,与祝允明、唐寅、徐祯卿并称“吴中四才子”。 文征明的书画造诣极高又全面,三十六岁时其书画名已盛称于吴中。《金山图》是他成熟期的作品,作于1522年(明嘉靖元年),那年他五十三岁。画中可以看到,金山屹立于扬子江心的碧波之上,四周江水茫茫,微波荡漾;山色青碧,层层相依,如浮玉飘摇,似仙岛飞来,岛上殿宇楼阁,朱宇畫檐,气势不凡;全图展现了当年金山及寺庙的秀美雄姿。欣赏图作,令人悦目畅怀。 这是文征明第二次作金山图了:第一次是他在二十六岁时作《金焦落照图》。他很早就有机会随父亲官位的转移而离开家乡苏州出游。十三岁时其父知山东博平县即已随侍;二十一岁时以省父至滁州,游琅琊山、醉翁亭。他十分热心于寻访名胜古迹。考德问学,游观山水,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。走山东,过金陵,去滁州,都要途经镇江,镇江是他常来常往之地。他对镇江不仅熟悉,而且喜爱,否则不会对金山有如此关照之举。 《金山图》应该是文征明绘画艺术成熟期的作品。他在青绿山水图画方面继承了赵孟頫的设色方法,并把各家的笔墨、构图以及造型巧妙地融合在一起,使作品既清丽雅致,又富有笔墨情趣,远离了浓艳的俗气,开创了明代青绿山水画的新风格。《金山图》就充分体现了他的这些艺术特色。 图的右上方有文征明题诗一首,这就使人们在欣赏他作图艺术的同时,能够欣赏到他的诗作。诗曰:“残碣闲寻落照边,江光树色两苍然。风帆似掌平过槛,雪浪成堆远泊天。峰顶鹤归应有日,洞中仙去不知年。性情最与烟波狎,乘兴来潮更放船。”诗作描述了他在江上观看金山美景的感受,富有隐逸之情和飘逸之美,且结构严谨,句式工整,该诗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了文征明诗词艺术的成就。 文征明的书法艺术成就也很高。《金山图》上的小楷题诗,就是他的亲笔书法,法度谨严而意态生动,既温润秀劲,又稳重老成,虽无雄浑的气势,却具晋唐书法的风致,有一种温文的儒雅之气。他的小楷主要师法王羲之的《黄庭经》《乐毅论》以及钟繇的《宣示》、王献之的《十三行》等,又与唐人小楷笔法融于一炉,形成“温纯精绝”的自家风貌。他的小楷题诗大大增加了《金山图》的分量和价值。 文征明在作《金山图》之后还作诗一首,首二句为“白发金山续旧游,依然台殿压中流”。该诗实际上是他对《金山图》的注解。尽管有未曾亲见《金山图》真品的人,误将此诗为图上题诗,不过,“白发金山”诗应该作为人们赏读《金山图》的重要参考。  又据传,《金山图》卷是由清朝两江总督端方送入金山寺庙的。端方在历史上虽然是个有争议的人物,但他毕竟也是一位名人,且曾参与有进步意义的维新活动,在两江总督任上推行过教育现代化,创办了我国最早的公共图书馆——江南图书馆。他把自己得到的《金山图》送到镇江来,这是可庆可喜之事,对此吾等镇江人不应忘却。 赏读中,另有一点值得注意:明代周顺昌在《金山图》的左上方题词,使这一珍品更加珍贵。周顺昌是苏州籍东林党人,为官清廉,为人刚方贞介,疾恶如仇,在家乡时就讽议朝政,针砭时弊,指责奸相魏忠贤,深受市民爱戴,后为魏忠贤党迫害至死。《古文观止》最末一篇《五人墓碑记》,就是为纪念周顺昌为首的五壮士而作。他在《金山图》上题词百余字,有诗句曰:“曾说金山如画本,又从读画见金山。……今日见君闲着笔,恍如身在最高层。”他高度评价文征明的图作,无疑地,又使图的价值和知名度得到更大的提升。
责任编辑:小君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